当前位置
主页 > 调研分析 >
失业率超8%!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为什么这么多人失业?
2017-10-15

  前段时间芬兰传出该国新上任的总理桑纳马林(Sanna Marin)要实行4天工作制,尽管很快被澄清了,但是很多人还是羡慕了一波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

  多年来,芬兰人一直最会兼顾工作和生活。

  1996年芬兰通过的《工时法案》,该法案赋予大多数员工调整每日工时的权利,他们拥有三个小时的机动时间,可以提早上班或推迟下班。

  全球会计师事务所均富的一项研究显示,芬兰是全球提供工作安排最为灵活的国家:92%的公司允许员工调整工作时。

  但是随着这个“4天工作制”新闻的同时,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高福利下失业率高企的社会现实却被媒体挖了出来。

  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失业率呢?今天的文章就带大家了解一下。

1

  最幸福的国家却失业率高?

  联合国发布了2019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芬兰多年位居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排名前列。

  “千岛之国”芬兰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造就纯净的居住环境。整齐街道,漂亮建筑和冰天雪地都汇集在这片北欧陆地上,置身其中就已经忘记烦恼。

  这里的福利制度号称“从出生到坟墓”全包式。

  在芬兰,新生儿一出世就得到社会福利部门很好的照顾,产妇可得到内在婴儿用品的包裹或760芬兰马克的现金。产妇享受263天的产假,产领取相当其工资66%的产假补助,孩子到17岁之前都可以拿到儿童补贴。

  在芬兰,许多大学是免费的,因为国家的教育是由政府资助的。打算在芬兰学习的学生只需支付生活费,如伙食费、住宿费、书本费、旅行费等,估计每月约需600欧元。

  芬兰人在预期寿命、教育和收入平等方面的排名也接近各排行榜的榜首。各种完善的福利制度,不求大富大贵,但是芬兰人基本吃穿是不用愁的。但是也正是这种完善的福利制度,似乎正在让芬兰人越来越不想工作。

  芬兰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五月份芬兰失业率是8.8%,而去年四月份是9.3%。失业人数是24.9万人。

  这还不算最惨的,芬兰实际失业情况比数据惨得多。

  芬兰社会存在“伪装失业”的现象。所谓伪装失业值得就是劳动者并不是被迫失业,而是自己根本没有积极的就业意愿而失业,说白了,就是不想工作。

  按照芬兰官方规定,一个人必须符合三个标准才能被归类为失业者:

  首先,他既不能是雇员也不能是个体经营者;

  其次,他一定是在过去的四周里积极找工作的;

  最后,他必须在两周内可以上班。如果其中任何一项不符合,则该人不被视为失业。

  芬兰国内存在一大类没有被官方统计的人,他们工作了很短一段时间就离职,然后拿着救济金过着潇洒的生活,到了救济金到期的时候再找新工作,然后不久再离职。这一类人在统计失业率的时候,因为失业时间不够长而刚好被忽略。

青年人失业率,越红表示越严重

  如果算上“伪装失业者”,那么芬兰失业率将在12%左右,目前有14.9万人变相失业,比去年增长28%。

  另外,按照经合组织的数据,芬兰15岁至24岁的芬兰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7.8%。2018年,15至24岁的年轻人数估计40000人失业。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芬兰约有5.1%的劳动力属于这一类失业者,但并不寻找工作。此外,这一伪装的失业率在芬兰的增长速度比意大利以外的任何其他欧元国家都要快。

  那芬兰人为什么不积极地就业?

  2

  “不劳而获”试验

  芬兰统计局认为伪装的失业现象背后的客观原因是劳动力市场非常疲软,很多年轻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很多年轻人经历了求职和就业的痛苦阶段之后,对找工作感到绝望,干脆就仗着完善的福利制度赖在家。

  但是,哪怕是在芬兰这样的高福利国家内长期失业,还是很容易导致很多问题的。

  例如有专家指出,高企的失业率是很多芬兰年轻人出现抑郁倾向的原因之一,“当你在生活水平如此高的芬兰等国,外界会觉得您无权感到沮丧:潜台词是你凭什么抑郁,其他国家更不幸福……”失业在家的处境,外界的潜在压力,孤独的社会的环境都在伤害芬兰年轻人的精神状况。

  据北欧部长理事会和哥本哈根幸福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报告《幸福的阴影》,约16%的18至23岁的芬兰女性和11%的年轻男性会自我定义为“痛苦挣扎”“生活煎熬”。

  失业引发年轻人的消极情绪,消极情绪又阻碍年轻人外出求职的热情,然后又加重失业,这似乎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芬兰政府想着再次点燃人们对社会和就业市场的热情,甚至“脑洞大开”地想出了一个实验——用钱来帮助失业者增强信心。

  芬兰打算试行全民“最低工资”,先搞个实验,实验共耗资达2000万欧元,时任芬兰政府试图用这项措施降低芬兰高企的失业率。

  2017年,芬兰政府随机挑选2000名25-58岁的未就业人口,每月发放560欧元。

  芬兰一项为失业公民提供基本收入的实验的初步结果表明,当人们知道他们每个月将获得一定数额的美元时,他们会更快乐、更健康。毕竟不工作就能拿钱,谁不开心。

  于是,从2017年计划正式实施。

  刚开始试行这个政策的时候,芬兰社会服务机构KELA进行了一系列实验才推测这个政策的预期效果。

  首席研究员Minna Ylikanno表示,与对照组相比,试验受试者报告的压力症状更少,注意力不集中,健康状况更好。除了感到压力较小外,他们还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更有信心,甚至开始积极走出家门参与社区的事务,这是一个很好的预兆。

  这项基本收入试验的支持者说,基本收入使受助者更具创业精神。很多不工作就拿到基本工资的人对社会的信心显著提高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质疑这项实验,认为不工作都能拿钱,这不是让人更不想工作了吗?

  但是试验实施第二个月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接受免费资金让受助者更快乐,同时也不会降低他们加入劳动大军的可能性。这个结果似乎让芬兰政府对这项政策更有信心。

  但是两年之后,也就是2019年2月,实验结果与预期的大相径庭,芬兰卫生和社会事务部长皮尔科·马蒂拉(Pirkko Mattila)在调查试验的初步结果时都不得不承认,每月基本工资对促进就业的影响“似乎很小”。

  不劳而获终究不会激发人们更加勤劳。

3

  解决措施

  芬兰历届政府都试图解决芬兰高失业率的问题。芬兰想从福利制度和教育制度两方面来入手,降低就业率。

  首先,芬兰政府最想动的当然是福利制度。事实上,北欧福利国家的理念已经被芬兰政府悄悄从施政理念中移除,这为福利制度改革做足了思想上的准备。

  医疗改革被作为福利制度改革的“第一枪”。

  公共资助的全民医疗和社会保健一直是芬兰福利国家的一个主要支柱。芬兰拥有高质量的医疗制度,平均88%的人口对国家的医疗体系表示满意,而欧盟的平均水平为41.3%。但是近些年来,随着芬兰老龄化程度加深,财政的医疗支出越来越高,医疗支出相对于GDP的比例从2000年的6.9%上升到2015年的9.6%。医疗改革势在必行。

时任芬兰总理

  芬兰的医疗改革包括放开私人医疗和社会保健服务机构的准入和盈利性。

  去年6月,总理朱哈·西皮莱(Juha Sipil?)在长达600页的一揽子立法中公布了改革议程。以公共服务私有化和允许私营企业参与公共医疗为目标。食品服务和清洁等配套服务将移交给SOTEs旗下的公司。

  但是,这项改革最后遭到芬兰人强烈反对而失败。2019年3月,时任芬兰政府集体辞职。这再次说明芬兰福利制度改革任重道远。

  造成高失业率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教育制度的不合理。

  事实上芬兰并不缺少工作,之所以失业率高的原因在于劳动力供给的结构性不平衡。芬兰国内对高技能人才有着强烈需求。

  但是芬兰的教育制度似乎提供不了这么多高技能人才

  尽管芬兰拥有世界一流的教育体系,但是芬兰人高中教育的完成率仍有提高的空间,甚至有媒体爆出芬兰有四分之一的全日制学生可能无法高中毕业,还有很多人不上大学。

  芬兰卡亚尼应用科技大学2019年预计,未来芬兰劳务市场每年需要六万名有技能的工作人员,而本土芬兰人自己是无法满足这一需求的。

  低技能青年在芬兰劳动力市场上苦苦挣扎。没有完成高中教育的年轻人几乎占所有啃老族的一半。

  目前正在芬兰各高校招收两万名外国留学生填充芬兰技术人才缺口。

  至于芬兰国内的低学历年轻人,政府希望让他们参加专门的职业培训来找到工作,如果不愿意不参加职业培训,自己创业也可以。

  去年芬兰政府在预算会议上决定,扩大失业保障金的资格标准,以解决劳工市场失配问题,包括给参加培训和教育项目的求职者发六个月的救济金,职业教育的学习名额将增加约1000个,。同样,创业者也可以领取4个月的失业救济金。

  2019年12月8日,芬兰执政党社会民主党推选桑娜·马林为下届总理。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她将如何解决芬兰高失业率问题,至今依然备受关注。

  依靠高福利维持下的芬兰梦,是否因为高失业率而破碎,这就得看这位女总理了。